琵琶

介里琵琶(๑ت๑)
这个琵琶不太正常
脾气还不错(๑❛ڡ❛๑)☆
比较喜欢写脑洞段子
咸鱼不存在翻身,让我躺躺_(:з」∠)_
第五,杀天,UT,凹凸,刀乱,阴阳师,文野什么的都喜欢
我很好勾搭的诶嘿嘿( '▿ ' )
ps:头像是我师傅千鸢L的摸鱼_(:з」∠)_

微小说系列壹

【都是瞎编的瞎编的瞎编的别带入角色】
       烟烟是精神分裂症患者。
       出生时先是大哭三个小时不止,医生护士束手无策之时她的眼泪突然停了下来,一双大眼睛好奇而又大胆的观察着周围。
       两岁时父母实在受不了这反差强烈的性格,带她去看了心理医生,这才知道烟烟有两个人,而且都能成长与进行学习。
       烟烟父母一听,这还了得?于是决定抹杀一个人格。可医生告诉他们,无法确定主人格的情况下,随意进行心理治疗可能会错杀主人格,使烟烟成为植物人,父母也只好习惯烟烟的反差。
       由于出生时大哭的是先有意识的,父母便叫他做大烟烟,后来那个则叫小烟烟。大烟烟和小烟烟慢慢长大,大烟烟几乎不与人交流,有什么话都是让小烟烟说的,小烟烟则特别乐天,心理医生说大烟烟是天生的社交恐惧症患者,小烟烟则非常活泼。
       在烟烟五岁时家里来了客人,客人带着一位非常漂亮的金发小女孩,妈妈对烟烟说那是她表妹,是一位英国混血儿。
       大烟烟很喜欢那个漂亮的金发小女孩,但又不敢与她交流,只好听着小女孩对她介绍怀里的泰迪熊。
       “他叫毛毛哦,在我很小的时候,圣诞节那天圣诞老爷爷放在我床头的!”大烟烟羡慕的看着小女孩怀里的泰迪熊,不敢直视女孩的脸。
       “你怎么一句话也不说啊,是哑巴吗?”小女孩眼睛睁得大大的。
       大烟烟听到小女孩的问题,猝不及防被击了一下,“刷”一下站了起来,把小女孩吓了一跳。她看着被吓到的小女孩,“对不起”到了喉头却怎么也说不出口,只好慌张的跑回房间,把门反锁了,窝在被子里,脑子里全是小女孩受到惊吓的脸。
       “真漂亮啊……”大烟烟想着想着,把脸埋在枕头里闷闷地哭了起来。
       自那之后,大烟烟再也不在亲戚面前出现了,家里一来客人都是小烟烟应付,在学校里则是大烟烟出现。
       普高中学心理科人传有个外冷内热的冰山美人儿,对家里人很亲切,但在学校里一句话也不说,甚至不让任何人碰她。
       至于为什么说她与家里人极亲热,证据就是有一次她母亲来接她,她笑着扑过去抱住了她母亲。
       这一年,大烟烟认识了一个男生。
       她很喜欢那个男生,他每次打篮球她都会拿着水站在角落不敢上前。
      她害怕。
      她怕男生不喜欢胆小的自己。
      她怕男生讨厌沉寂的自己。
      很怕很怕。
      这天男生和朋友们打完了篮球正准备回家,大烟烟也注视着他,决定回家了,她背着书包骑上自行车正准备走,却看到男生皱着眉头站在校门口。
      她停住脚步,站在不远处看着男生,决定把小烟烟叫出来去跟男生交谈。
      小烟烟走过去,拍了下男生的肩。
      “你还不回家?”
      “我钱包被偷了……”男生孩子气地鼓起腮帮子。
      “我有自行车,一起走吧。”
      男生迟疑了一下“我家住在……”
      “不管你家住在哪里,你送我回家,然后你把自行车骑回家,明天骑来还我就好了。”
      男生答应了小烟烟,送她回了家,第二天清晨大烟烟刚起来就听到了男生的叫喊声。
      “小姐姐——一起去学校吗?”男生灿烂的笑容闪花了大烟烟的眼,她想让小烟烟出来,却想起小烟烟昨晚熬了一宿,现在正浑身浑身酸痛,她也补觉去了,大烟烟只好下楼去,看着男生明亮的眸子,一言不发的坐在自行车后座上。
      “昨天我发现你家和我家刚好顺路诶!”男生想和烟烟聊天,却只收获了烟烟发烫的脸颊,好像有什么和昨天不一样。
      但是男生觉得这样安静的烟烟更可爱。
      后来男生买了辆自行车,天天找理由载烟烟上下学。
      男生发现,烟烟时而乐天时而沉寂,有趣极了。
      理所当然似的,男生像烟烟告白了。
      大烟烟看着玫瑰,听着人们起哄的声音,脸烫得如六月的骄阳一般。
      她鼓起勇气——
      “……我……喜欢……泰迪熊……”这是她这么久以来第一次跟别人说话,她很紧张。
      看着男生炙热的眼神,大烟烟深吸一口气
      “……也……喜欢你……”
      “你就像……泰迪……”她还没说完,男生就先一步激动地把她抱住了。
      小烟烟并不那么喜欢男生,不过她也正巧准备孤独终老,也就无所谓大烟烟喜欢谁了,她自动把与男生相处的时间让了出来,尽量缩小了自己的存在感。
     有一天,男生无意中说了一句,
     “怎么感觉你更安静了?是不是心情不好?”
     那一刻,大烟烟发现,就如当年一样,自己好像根本不配与人亲近。
      他瞒着小烟烟去看了心理医生,并告诉了医生所有事情。
      “你是希望我抹去另一个人格?”
      “不,我希望,抹掉我。”大烟烟在纸上写着。
      “小烟烟那么活泼可爱,一定比我更好。”
      “他也一定是更喜欢小烟烟的。”
      “我连与人交流都害怕……”
      “对不起……”
      ……
      小烟烟觉得很奇怪。
      她最近感应不到大烟烟了。
      偶然间他在大烟烟的日记中知道了大烟烟不在了。
      她把一切告诉了男生。
      后来,
      男生和烟烟分手了。
      男生不喜欢吵闹的烟烟,他喜欢安静的烟烟,这样的烟烟太活泼,像小太阳,太过刺目耀眼。
      小烟烟也乐于接受。
      因为她也有心理疾病。
      她爱上了自己。
      但自己死了。
      所以心死了……
      后来小烟烟服安眠药自杀了。
      男生也找了个有社交恐惧症的女孩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
      END

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笑傻

【童年组】
旺仔牛奶:叫爸爸。
QQ星:滚。

【第五人格】杰盲小甜文

三个求生者被接连淘汰——
盲女:谁!谁在那儿!【举起盲杖四处挥舞】
杰克:【轻笑】啊,是海伦娜小姐吗,我是跟你同行的求生者【笑眯眯地看着谨慎的盲女】
盲女:这样吗……【笑】抱歉,先生,我找不到电机了,你能帮帮忙吗?
杰克:【盯着盲杖】你……视力不好?
盲女:【低头】嗯……有点点……弱视。
杰克:【把盲女带到地窖口】海伦娜小姐,你从地窖跳下去就可以出去了,不用再找电机了。
盲女:那先生你呢?
杰克:【轻笑】没事,我无所谓……【因为已经赢了】
盲女:那……作为感谢,我可以看看先生的样子吗?【用盲杖敲了一下地面】
杰克:???!
【盲女自那之后再没在游戏中遇到过那个穿着燕尾服头戴面具一脸惊恐的好人了】
盲女:那位先生应该已经胜利所以离开庄园了吧……怎么都没遇到过呢……
医生:海伦娜小姐,你是在想念什么人吗?
盲女:嗯,就是我第一次参加游戏带我跳地窖的人,他穿着燕尾服,带着面具……
医生:……

【第五人格】杰克x红蝶邪教!

杰克:【手捧一束玫瑰花】美智子小姐!
红蝶:嗯?【审视】杰克先生有什么事吗?
杰克:第一次见面,美智子小姐那飘逸的长发和娉婷的身姿就让敝人仰慕万分,不知今夜可有时间……
红蝶:【轻笑】杰克先生是忘了自己的身份了吗,忘了自己是个厌恶妓女的开膛手了吗?

【第五人格】祭司x黄衣邪教!

菲欧娜:【挣扎】唔,亵渎神的使者,汝将会被神降下最严厉的惩罚!
哈斯塔:【盯】
菲欧娜:【不知为何心里发毛】
哈斯塔:【毫不留情绑上椅子,守在椅子附近】
菲欧娜:你没必要守着吾……他们不会来救吾的
哈斯塔:【背过身】未必
——大门已开启
菲欧娜:【闭上眼睛】主啊,请原谅吾的无能,竟连寻常人等都无法抗衡……【杏眼圆瞪】汝听好了,总有一天吾会将今日之耻辱加倍奉还!
哈斯塔:【把祭司从椅子上拽下】连神都认不出来的人有什么资格说自己是神的使者?【丢到地窖边】无知。
菲欧娜:???【震惊】
哈斯塔:你这样,是想我把你杀掉吗【凑近】我不介意的。
菲欧娜:【抱紧门之钥】抱……抱歉!【匆忙跳下】
哈斯塔:还好不是我的使者,不然我迟早得辞职。
【索托斯:???哈斯塔你什么意思要干架吗?】

文姬传

虐文,由蔡文姬和曹操而联想到的文,全是瞎编的,慎入

       公元216年,南匈奴与汉朝言和。

       这日,曹操在房中翻阅书籍时,偶然想起自己那位死去的好友——蔡邕。于是寻思着趁这次两方交好之机把流落在外的故人之女蔡琰寻个法子索回来。

       这么一寻思着,曹操放罢手上的动作,出了房门。

       找到蔡琰的时候曹操也是吃了一惊。

       只见蔡琰虽是流落他乡十余载,身上竟还散发着恬静淡雅的气质,抛开面上的烦闷与病态,却是一位饱读诗书的大家闺秀。虽已是两位孩子的母亲,却还是如妙龄少女一般。

       曹操自诩风流,见过的女人不计其数,偏偏见了这故人之女就觉着以前那都是庸脂俗粉,再也看不上眼了,非但把蔡琰索了回来,还与曾经的红颜们断了来往。

       蔡琰搬到曹操府中时,不由地想起了自己的故土,她愈发思念自己的故乡,这么一念,加上之前生活上的打压,竟是患了心病不能下床。

       曹操见着故人之女痛苦,心下也过意不去,便派人连夜送文姬回故乡。

       却不想,文姬看到自己的故乡早已是一片焦土,竟细细抽噎起来,梨花带雨,好不心疼。

       自打那以后,蔡琰更加沉默寡言。

       不过这种状态也使得曹操很是担忧,于是便三天两头去探望蔡琰,这一来一往,蔡琰倒是对这位大人产生了好感。

       却不想,某日董祀来曹操家中拜访,见着了蔡琰,从此以后便是茶不思饭不想,曹操见状,心下念到董祀也是一位人才,何不借此机会笼络人心?

       于是曹操忍痛传来蔡琰与董祀,曹操询问董祀可愿意取蔡琰为妻,董祀见状欣喜不已,连忙表态若是文姬肯嫁,自当散尽妾室只宠一人。

       蔡琰闻言,眼中波光流转。曹操问道蔡琰可愿意嫁与董祀,天知道其实只要蔡琰一句不愿意,就算得罪了董祀这个人才曹操也愿意留下蔡文姬。

       蔡琰沉默许久,终是一咬唇,垂眸道:“若董大人真当对我这等残花败柳还如此怜惜,文姬又何苦拒绝曹操大人的一番好意。”她知道,自己是被曹操当做笼络人心的棋子了,可是她不怨也不恨,曹操毕竟是风流之人,而且位高权重,像自己这种人,能成为棋子效力于他,简直再好不过了……不是吗?

       曹操纵使万般不舍,还是把蔡琰许配给了董祀。

       时隔不久,董祀犯法被曹操的手下抓到了,眼看就要被处以死刑,蔡琰再三思量,还是决定求助于那位大人。

       当时曹操正在举行宴会,朝中的公卿大臣,名流学士都聚集在魏王府。侍从把蔡琰求见的情况报给了曹操,曹操念到在座的不少都是蔡邕的故友,便道:“蔡邕的女儿在外漂泊多年,近日被我寻了回来,不妨让诸位见上一面,缅怀一下故友。”

       蔡琰披散头发,赤裸双脚,一进来就跪在曹操面前,替董祀情罪。她嗓音清脆婉转,话又十分动情,一时间在坐的蔡邕的故友们不竟想起了死去的蔡邕,感动万分。

       曹操听着蔡琰的申诉,又见她这般苦楚可怜,心头不忍,却又不得不婉叹:“这判罪的文书已经发下去了,岂有收回之理?”

       蔡琰苦苦央求:“你马厩里的好马成千上万,勇猛的士卒不可胜数,还吝惜一匹快马来拯救一条垂死的生命吗?”

       曹操理解了蔡琰言中之意,心下一紧,酸楚无比,不愿再见蔡琰受苦的他下令派出一名士兵与一匹快马将文书追回。

       那时正是严寒,曹操见蔡琰衣着单薄,就送了她一顶头巾与一双鞋袜,叫她穿戴起来。

       曹操问她:"听说夫人家有不少书籍文稿,现在还保存着吗?" 蔡文姬感慨地说:"我父亲生前给文姬四千多卷书,但是经过大乱,散失得一卷都没留下来。不过文姬还能背出四百多篇。"曹操听她还能背出那么多,就说:"我想派十个人到夫人家,让他们把你背出来的文章记下,你看怎样?"蔡琰说:"用不着。只要大王赏我一些纸笔,文姬回家就把它写下来。" 

       后来,蔡琰果然把她记住的几百篇文章都默写下来,赠予曹操。曹操看着纸上小巧娟丽的字迹,心中也不知是什么感觉……

      那次之后,蔡琰很久没再见过曹操,只是偶尔跟在董祀身边见过曹操,蔡琰与董祀也愈发恩爱。但在曹操看来,不知为何,两人相互依偎的身影刺眼极了。

       犹记得有一次曹操上街买书真巧遇见蔡琰,问她过得怎么样,蔡琰低了低头,沉默了一会儿却是笑着回答道“劳烦大人关心了,文姬现在过得很好,也多亏了大人把文姬索回来,不然文姬又怎么会过上如此安稳的日子呢?”

       说完,也不顾曹操是何反应,便匆匆辞退了。

       曹操心头一揪,他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酸涩的感觉,背对着他的蔡琰眼角的泪光闪了闪,却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过了没几年,蔡琰身子垮了下来,也难怪,毕竟在荒芜的塞外生活了那么久,多多少少会患上一些疾病。

       曹操在得知这个消息的第一时间就赶了过去。

       曹操一进屋就看到董祀跪坐在床头,紧紧地握着蔡琰的手,心疼地看着一脸病容的娘子。

       蔡琰看到了曹操,两人就这么对视了许久,董祀这才发现曹操来了。

       “属下无理,大人来了竟也不出府迎接,只因内眷身患重病,还请大人莫要怪罪。”

       “无妨。”曹操摆了摆手,张了张嘴,却再什么也没说。

       “夫君,你先出去吧,我跟大人聊聊……”蔡琰安抚了自己身旁之人,目送他出门才又道:“大人……可有什么话,要对文姬说?”即使知道不可能,蔡琰眼中的期冀还是不可抑制地显露了出来。

       “……你……”曹操思量了一下,却将快出口的话咽了回去,“你还好吧?”他临时改了口,问了个极为尴尬的问题。

       一向表现得温和可人的蔡琰笑了“文姬这个样子,若说极好,大人怕是也不信吧?”笑着笑着,眼角迸出了泪花。

       见蔡琰哭了,曹操也不知该如何是好,他从来不会安抚别人,更何况蔡琰给他的感觉和别人不一样。“……文姬你可是有什么心愿未了?说出来我看看能不能帮你。”

       蔡文姬看着他认真的表情,道“大人,你可不可以唤我一声琰儿?”

       “……”曹操沉默了。

       气氛就这样僵持了许久,蔡琰又笑了起来“承蒙大人厚爱,文姬倒还真有一桩心事。”蔡琰顿了顿“大人你知道文姬的痛苦来自于何人何事吗?”

       曹操摇了摇头“不知。”

       蔡琰笑得愈发大声,把董祀都招来了,看着撞开门一脸着急的董祀,蔡琰不知是对谁说道……

       “爱而不得,恨且不能。”

       蔡文姬闭上了眼睛,迎接这寒冬中她最后一次的日出。

       爱而不得,恨且不能……

       这八个字凌迟这曹操的心,两人就这样错过了一辈子。

END